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佳作欣赏
    著名天鹅
    通告时间:2020-6-3

    上世纪八十年代年我们地质分队在坝上施工,住在一个叫老窝铺的小山村里。村庄不大,只有几十户人家,虎却不少,家家户户都有几许枝,这天都能看见狗打架。此地很偏僻,距县城90多米,离乡政府所在地也有30多米。那阵子这里还没有通电,农民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除了下地干活,就是靠在墙根底下晒太阳唠闲嗑。

    同事们每天早起6点出发,一出去就是一角,只剩下我这个炊事员一个口在营地里看门。我性格孤僻不好说话,这天除了看书就是到村外到处溜达。来这里不到半个月,我就发现了一下好去处:村庄东北2阴多步有一番十几亩大小的池塘,农民们叫她黄土淖,——此地的人头把池塘水坑都叫做淖。淖里长着许多芦苇,灯草茂盛,水里有众多小鱼小虾。不理解为什么,此地的人头都不吃鱼虾,也不吃狗肉,虽然有那么多狗。

    这一角我又溜达到黄土淖,正靠在柳树上望着芦苇出神,芦苇在风中摇来摇去,像是在跳着舞,吟咏着诗歌。突然,有的天鹅飞过来落在淖里。我赶紧趴在了黄土梁上,一颗心兴奋地怦怦乱跳,在海外离这么近看天鹅还是首要次。我在高处天鹅在低处,它们发现不了我,我瞅呆了。天鹅真了不起,真优雅,那羽毛比雪还白比雪还亮,浑身上下带着芭蕾舞的节奏。以后,我经常溜达到黄土淖,为了去看天鹅。观赏天鹅优美身姿的同时,我渐渐产生了一针忧虑,如果有人趴在黄土梁上往下打枪,天鹅准跑不了。

    果然,我之担心就成为了切实。每天中午我正躺在铺板上看书,一度大嗓门儿楞头楞脑地传来了进入:“师傅,要不要天鹅?”天鹅?我趿拉着鞋跑出去一看,一度大个子掂着一只天鹅站在院内里。

    “是不是在黄土淖打的?”我冲他喊道,嗓门大得吓人,“你为什么要打天鹅!”

    青年人摸摸后脑勺:“才刚在黄土淖打的,想换几块钱花花。”

    “你走吧,不买。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    “不买拉倒,我自己杀了解解谗。”说着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  “站住!”我紧走几步,一把抓住其它的手臂:“你要把天鹅杀了?”

    青年人笑了,其它以为我动心了,其它说:“师傅,这只天鹅有十好几斤呢,你买了吧。”我掏出5块钱,青年人接过钱高高兴兴地走了。

    天鹅被打中了翅膀,还没有断气,羽毛被染红了一大片,两只眼睛惊恐地看着我。我蹲在天鹅身边轻轻抚摩着,天鹅的羽毛真柔软真光滑,一把都抓不透。出去打水的功力,归来宿舍一看,我惊呆了:屋里羽毛乱飞,水上有几许摊血水,原始趁我不在的时刻,天鹅自己把自己撞死了。我之泪花立即流了下去。我在天鹅身边蹲了半天,出发把天鹅埋在了房后之小树林里。回到后,我一头扎进被窝沉沉睡去。4点多我把一阵乱吠的虎叫声惊醒,爬起来看看表就到厨房做饭去了。

    我正在做饭那个小伙子又来了,其它向我要天鹅,原始乡里来了口,家长出10块钱买那只天鹅。我说我把天鹅埋了,其它不信任就和我吵了初步。正吵着,同事们收工回来了。顶听说有天鹅时,拉着我就往外走。到了小树林一看,我一下楞住了,那里还有什么天鹅!只有一番把狗扒开的土坑,坑的周围散落着零乱的羽毛。天鹅被狗吃了!我扑通一响跪在了坑边,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一把羽毛,甭管眼泪不争气地下眼眶滚落。同事们劝了少时,相继回去了,而我一下口在哪里待到了远方黑。我捡了几根干净的羽毛夹到了笔记本里面,打这下我再也没有装过黄土淖。

    瞬间三十多年过去了,再收看那几根羽毛,衷心已经不再难受了。每天晚上看王曾祺先生的小说,其中有一篇《天鹅之死》,小说中写道:天鹅是异样密切的,死了一只,那一只就寻找一片结实的地面,其次高高的空中摔下来,把自己之胸脯在积冰上撞碎。探望这里我一下泪流满面,泪光中两只红色的天鹅向我飞来,前面一片红色的光泽……(孙宗会)

     

    <div id="87260245"></div>